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冬官召见

第七百二十五章 冬官召见

        “大人,这……”

        城头上的另一名武将下意识的望向了身旁的江南太守,后者的脸色也是难看无比。

        他本来想一尽地主之宜,拉进和这位朝廷顶尖高手之间的关系,只是没想到对方完全不给面子。

        “罢了,由她去吧,这样的人物能够帮助我们已经不错了。”

        倒是城头上身为钦差大臣的陈宗羲,很快眉头舒展开来,衣袖一拂,立即转过身来走入了城中。

        江湖中人毕竟和儒道中人不同,那冬官虽然隶属于暗部,但其实也是属于江湖中人,诸天万界大凡实力过人之辈,多多少少都有些脾气,陈宗羲很少接触过,倒也耳闻过,倒是见怪不怪,相比之下,这次大战之后,洪州城内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这远比眼下这种虚与委蛇的应酬更加重要。

        咻,就在城头上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光芒一闪,只见另一道身影迅速向着城头上的众人而来,陈少君一眼就辨认了出来,那人赫然正是钢铁楼船上,他一路相随了十余天,一直误以为真的假冬官。

        “怎么?难道那位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众人倒也识得这人,正是冬官身边的侍女,眼见她走来,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冬官想要干嘛。

        城头上,众江南的官员互相看了一眼,正要迎上前去询问一二,却见那名冬官的侍女对众人视若无睹,径直从城楼上穿越而过,然后一路向着城头后方另一道年轻的身影走去。

        赫然正是本体还留在原地的陈少君。

        “陈少君!”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假冬官开口了。

        没有了那张薄如蝉翼的白色面具的遮掩,陈少君终于看到了她的真面目。她的五官每一个分离开来单独看,其实都非常的清秀,但整体凑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只能说是平庸,远没有之前在钢铁楼船上,她给人的印象那么凌厉。

        不过面目可以改变,气质是不会改变的,后者走到陈少君身前相距数尺外停了下来,脸上依旧是冷冰冰的,对着陈少君没有什么好脸色。嗯。

        “主人有请,让你上去钢铁楼船,现在就去。”

        陈少君闻言,一脸的错愕,而远处的江南众人也是一脸迷茫。

        在场这么多人,谁也没有想到那位冬官大人却独独对陈少君高看一眼,特别是站在江南太守身边的洪波,更是一脸的嫉妒。

        “这个混蛋!”

        他好歹也是江南太守之子,在此之前,在江南绝对属于独领风骚,万众瞩目的存在,但是陈少君一出现,他所有的光芒立即全部都被掩盖,真正的是暗淡无光。

        这么多人在场,竟然就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位江南太守之子,这让洪波脸上哪里挂得住。

        “有什么事吗?”

        陈少君下意识道,他心中也相当纳闷,虽然他之前的表现也算得上是可圈可点,但恐怕也入不了这位冬官的法眼吧,毕竟那可是以一己之力抵挡整个水族的存在。

        “没错,你叫我们过去我们就过去,那也太没面子了!为什么她不自己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蜗也在旁边帮腔道。

        听到这番话,假冬官猛的眼睛一瞪,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寒霜。

        “哪里那么多废话,主人让你们去,那是看得起你们,你们两个敬酒不吃吃罚酒,是想主人出手将你们两个练成傀儡吗?”

        假冬官一脸不耐烦道。

        “切!威胁我们,你以为我们会怕吗?”

        小蜗想也不想道。它可不是吓大的,在钢铁楼船上的时候,它就不怕这女人,现在就更加不怕了。

        然而小蜗话说到一半,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传上心头,整个人陡的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朝着假冬官身后的方向望了过去。

        而几乎是同时,陈少君也感觉到了什么,同样朝着后方的钢铁楼船望去。

        只见那山峦般高耸的钢铁楼船上,原本空无一物的船头突然多了一道白色的身影,那冰冷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陈少君以及小蜗的方向望一眼,眼中若有生意。

        冬官!

        那一刹,陈少君和小蜗一人一宠两人心中同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顿时什么抗拒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的,没问题,我们现在马上就过去。”

        一人一宠倒是异乎寻常识时务。

        “哼,算你们识相。”

        假冬官瞥了两人一眼,冷哼一声,很快转过身来,朝着远处载沉载浮,庞大无比的钢铁楼而去。

        假冬官前脚朝着钢铁楼船返回,陈少君后脚就跟了上去,一行人迅速翻过城头,消失在了外面茫茫的夜色之中。

        偌大的钢铁楼船上灯火通明,当陈少君再一次登上钢铁楼船,一眼就看到了众多的大商朝的随军禁军,这不是陈少君第一次进入钢铁楼船,然而这次回来感受却完全不同。

        “真是想不到啊!”

        陈少君心中感慨道。

        对于陈少君来说,这一次最大的震撼,恐怕还是真正的冬官另有其人,他一路跟随钢铁楼船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而且既然知道了真正的冬官另有其人,实力更是强大无比,不,强大已经不足以形容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危险,而且是那种致命的危险。

        这样的人物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都属于那种敬而远之的存在了,毕竟谁也不想哪一天突然就被一根丝弦控制,化成傀儡。

        不过也正是因为真正的冬官另有其人,才让陈少君越发捉摸不定对方召见自己的真正原因。

        不过就在沉思的时候,一个声音很快打断了陈少君的思绪。

        “陈公子,真的是你!”

        一个惊奇的声音传入耳中,陈少君神色微愣,下意识的抬头望去,立即一眼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韩松,是你!”

        只是看了一眼,陈少君眼神一亮,同样一脸的喜色。

        就在船头上相距不远处,陈少君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正是之前带着陈少君进入钢铁楼船,一路热心的介绍钢铁楼船内部各种情形以及江南局势的韩松。

        不过陈少君离开钢铁楼船,跟踪水族进入水底之后,两人之间就分开了,再次见面倒是心中多了几分亲切的感觉。

        陈少君迈开脚步往前走去,正要和韩松攀谈几句,唰,下一刻,一道身影抢先一步,仿佛炮弹一般从陈少君的肩头上腾空而起,恶狠狠的朝着对面的韩松扑了过去。

        “臭小子,枉我们那么相信你,你竟然敢骗我们!啊!我要掐死你!”

        小蜗一脸的气急败坏,扑在韩束的脸上使劲的抓挠,等发现自己是一只蜗牛,没什么伤害力,立即啪的一声变化成一只硕大的鬼蝠,啪啪几下立即在韩松的脸上抓出几道血印子,抓得他哇哇大叫。

        “小蜗,蜗大爷,我怎么就骗你了?”

        韩松急得大叫道。

        “还说没有骗我们!你是暗部的人,难道连暗部的高手都不认识吗?我们一路南下这么久,你既然骗我们这臭女人就是冬官,根本不是好吧!”

        小蜗大叫道,说话的时候,手爪并用,把韩松的头发衣服抓的一团乱。

        “冤枉啊!”

        韩松此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叫屈道。

        “暗部暗部,暗字本来就代表着很多的规矩和秘密,而且我的等级不高,接触到的人和事就有限,另外春夏秋冬四官分身众多,在暗部内的时候,从来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别说是我,就算少司空恐怕都未必知道四官的真面目,我一个小人物又怎么可能知道?”

        韩松一脸的撞天屈,这件事情连他都是蒙在鼓里,他都以为眼前的那位就是真正的冬官,又哪里知道真正的冬官另有其人。

        “骗人,骗人!老子才不信你。”

        小蜗说到最后连牙齿都用上了,作势就要咬他。

        陈少君见状也是哭笑不得。

        韩松倒也不算外人,之前双方就一起在大地龙宫中冒过险,另外,他的地位虽然没有冬官高,但是暗部里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但是被小蜗这么一通闹腾,竟然半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有一点,陈少君倒是看出来了,他并没有说谎,对于冬官真正的身份,他恐怕事先真的并不知情。

        不过几人却没发现,距离不远处,那名假冬官听着几人一席话,脸色早已是越来越难看。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旁若无人的说着,完全是把她当做透明人了。

        “你们闹够了吗?韩松,暗部的规矩你不懂吗?还有你,陈少君,主人可不喜欢等人。”?

        “之前同意让你进入钢铁楼船和我们一起随行,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因为你的原因,我们甚至还特意绕道曲道江南,主人还卷进了本来跟我们无关的事情。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该不会这么不识时务,真的想让我们在这里等你十天吧?”

        假冬官冷冷的盯着陈少君,伸出三根手指,神色很是不善:

        “三天!我们也是带着任务出海的,绝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太久,最多三天时间,不管你进展如何,我们都会离开这里,你听明白了吗?”

  https://www.nmwx.cc/0_517/25740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