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冬官的疑惑

第七百二十六章 冬官的疑惑

        她对陈少君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这一点她也从来都没有掩饰过,江南事大,涉及到洪州城数百万百姓,看起来绝不是三两天能够解决得了的,若是因为一个陈少君在江南耽误太多时间,那就彻底打乱了主人的计划,这是她绝对难以容忍的。

        陈少君太机灵了,某些时候这是一个褒义词,但某些时候却是一个贬义词。

        陈少君闻言也不由脸色一沉。

        之前他和眼前的假冬官约定十天时间,让他来解决江南水患的事情,但随着真正的冬官出现,之前的他和假冬官的承诺显然已经不作数了。

        ——这突然更改的三天期限,恐怕也是背后那位真冬官的意思。

        不过很快,陈少君就回过神来。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尽快解决的。如果实在时间相冲突,三天之内无法解决,那你们就先行出发吧,也不必等我了,我到时候另外再想办法前往蛮荒。”

        陈少君沉声道。

        虽然陈少君非常在意师傅北斗仙尊在意识烙印中指示的刑天精血,而且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一旦错过,再想得到恐怕就很难了,但陈少君终究不是那种心性残忍之辈,这钢铁楼船外就是滔滔的洪水,已经淹没了不知道多少个村庄和城镇,面对近百万江南百姓的生命安危,陈少君不可能真的做到无动于衷。

        真要是如此,他也就不是北斗仙门的弟子了,当初的师傅也不可能把他从凡界带上北斗仙门。

        看到陈少君一脸认真的神色,倒是原本一直对他咄咄相逼的假冬官不由怔了怔,显然没有想到陈少君会是这样的反应,以她对陈少君之前的了解,他这么死乞白赖的混上这艘钢铁楼船,必然也会想方设法让自家主人拖延时间,甚至去帮助他,但是显然陈少君的反应和她想象的并不一样。

        假冬官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想再说出一点刻薄的话来,但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倒是难得的没有再刁难。

        “哼,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说话的时候,假冬官的神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很明显,这样的陈少君和她的预期有着很大的反差,隐隐让她有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似乎自己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假冬官衣袖一拂,很快转过身来,朝着船舱内走去。

        “小子,你疯了。”

        终于,看到假冬官离开,一旁的小蜗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它原本正在和韩松纠缠,但这一刹却怪叫一声,猛的跳了起来,扑到陈少君头顶:

        “你怎么能答应她这个。要知道那可是蛮荒啊,靠我们两个划船,那不得划死。还有,能跑那么远,横渡重洋的舟船可不多,几乎屈指可数,除了钢铁楼船,我们能选择的可不多,几乎可以说没有,你难道要放弃吗?”

        小蜗惊叫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是眼下这种情形,我们难道真的就可以这样一走了之吗?”

        陈少君问道。

        小蜗顿时沉默了,陈少君的性格它是了解的,真要是能够一走了之,他也就不是自己认识的陈少君了。

        而且别说陈少君,就算小蜗自己,也同样难以做到无动于衷。

        “该死,那可怎么办?”

        小蜗叫道。

        屋漏偏逢连绵雨,水族公主阎辛陌刚刚被掳走,眼下又只有区区两天时间了,要想解决江南水患的事情谈何容易?几乎就是不可能。

        “眼下没有其他方法了,只能尽快的解决此事。而且这次黑龙君为了救阎辛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他又召唤来了八荒水族,以及那个水族战神,这么大的动静,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把阎辛陌带回去,重新关到黑暗龙渊。以我想来,他们恐怕很快就要行动了,如果这段时间内没有解决,只怕黑龙君的行动也已经成功了。那时候即便冬官给我们再多的时间也没有用了。”

        陈少君道,眼中露出思忖的神色。

        “可是怎么解决,难道要靠我们打败黑龙君吗?”

        小蜗叫道:

        “连冬官都不是黑龙君的对手,靠我们就更加不行了。”

        “未必需要这么麻烦。”

        陈少君道,他的目光雪亮,眼中露出思忖的神色,不过这番话却是通过精神力和小蜗联系的:

        “如果能够找到小雍王送给黑龙君的那件宝物,或者破坏复活仪式的关键宝物,说不定都能够令黑龙君的计划失败。没有那些关键的宝物,即便有阎辛陌,他的计划也不一定能够成功,这样阎辛陌也不会有性命危险。不过这些都需要我们首先进入水界。”

        陈少君道。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恐怕必须得先见一下那一位。”

        陈少君说着,目光深邃,缓缓的转过头来,望向了船舱的入口处,那一刹那,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重重空间,看到了钢铁楼船深处的那道白色身影。

        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亲自己亲力亲为,也不是自己亲力亲为的才是最好的,武者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擅假其物,这一点陈少君身为器君,和其他的武者在思维上有很大的差别。

        冬官作为眼下整个江南地域战力最高的存在,如果能够得到她的帮助,那么自己所面临的所有问题和困难都会小上很多,包括黑龙君。

        不管她帮忙还是不帮忙,陈少君都必须首先见上她一面。

        钢铁楼船内部重重叠叠,宛如蜂巢一般,如果不是在这里生活很长的时间,对这里比较熟悉,初次进入这里恐怕很容易迷路。

        沿着重重甬道往下,就在钢铁楼船的最深处,一间陈少君从未到过的隐藏房间之中,一人一宠两人,终于见到那位真正的暗部冬官。

        当陈少君进去的时候,后者一袭薄如蝉翼的白衣,正站立在房间中,背对着陈少君,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而最为奇怪的是,当陈少君近距离接触这位暗部冬官的时候,赫然发现她整个人的气息都虚无缥缈,如同一张白纸般,若有若无的漂浮在那里,甚至隐隐让人感觉如同梦幻一般,根本不存在一样,就好像她的本体遁入在另一个空间之中。

        “你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冬官那清脆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虽然听起来极为悦耳,但那种淡漠和疏远的味道却将那种感觉全部冲刷干净。

        “见过冬官大人。”

        陈少君眼皮眨了一下,很快上前一礼道。

        对于眼前这位,陈少君倒不好太过僭越,尽管十多天来,冬官一直都在船舱之中,但严格算起来,两人此前其实根本没有照过面。

        而且她毕竟不是假冬官,又对江南地域有援手之恩,如果不是她,只怕众人拼尽全力都不一定能够挡下黑龙君。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陈少君和父亲陈宗羲多多少少算是承了她的恩情。

        “不必多礼,既然你是陛下的金龙使者,那地位自然便不在我等之下,不必如此客气。”

        冬官的声音在房间内再次响起,说话的时候房间里气流涌动,一阵淡淡的,如同寒梅一般的香气充盈在房间之中。

        一直背对着陈少君的白衣冬官终于转过身来,她的脸上依旧带着陈少君熟悉的那张白色面具,只是同一张面具戴在她的脸上和戴在那名假冬官的脸上,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同一张面具戴在眼前这位脸上,给人的感觉淡漠而高远,虽然对方就近在咫尺,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远在千里,极其的疏远。

        不止如此,就是她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就是那名假冬官,一真一假,两名冬官并肩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陈少君眨了一下眼睛,很快就回过神来。

        “不知冬官大人特意相召,所为何事?”

        陈少君直起腰身,很快开门见山道。

        两人第一次见面,这么多江南的官吏,包括父亲陈宗羲在内,冬官通通都没有见,唯独召见了自己,说陈少君心中不奇怪是不可能的,陈少君心中确实有些好奇。

        “你很急?”

        冬官淡淡道,瞥了陈少君一眼,但嘴上这么说着,陈少君却发现她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变得冰冷了许多,给人感觉不像之前那么好说话,而那房间内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凝重了许多。

        陈少君和小蜗敏锐的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心中不由咯噔跳了一下。

        “我问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发现?”

        陈少君怔了怔,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冬官在说什么。

        “你看到了,对吗?”

        冬官背负着双手,淡淡道,但她的视线却一直落在陈少君身上:

        “我的傀儡丝无形无相,纵横交错,遍布天地,正常情况,以你的修境界修为根本不可能感知得到,但你看到了,对吗?”

        唰,听到这句话,小蜗还没反应过来,但陈少君心中却猛的收缩了一下。

        那不是他的错觉!

        之前大战的时候,陈少君施展洞察之眼,偷偷的瞥了一眼,看到了冬官傀儡术的真相,那时候陈少君就有感觉冬官似乎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若有深意。

        只是那时候陈少君隐隐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眼下看来,她是真的生出了感应,那一眼确确实实是望向自己。

        一瞬间陈少君顿时变得谨慎起来。

  https://www.nmwx.cc/0_517/257770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