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隐藏的杀机

第七百二十七章 隐藏的杀机

        这一刹那,他终于知道冬官为什么派身边的侍女特意招自己到钢铁楼船来一见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特别是涉及到一些高等级的绝世功法更是如此,知道的人越少,越是隐秘,日后在诸天万界追寻武道的路途中,遇到那些强劲的高手时,便对自己越是有利,许多绝世强者甚至为此不惜杀人灭口,

        难道冬官召见自己,也是为此而来?

        傀儡术神秘莫测,极为可怖,因为无形无相,观测不到,所以根本就无法闪躲,许多人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控制的,怎么被人控制的恐怕都不知道。

        自己能够看到傀儡丝的真面目,未必不会引起冬官的忌惮。

        可如果真是这样,她又何必开口询问,直接动手不就行了?

        虽然同为大商朝的朝廷命官,但是暗部的形式作风本身就不同于其他六部,要不然也不会特意用一个“暗”字了,并且一直隐秘重重,不为外人所知。

        陈少君相信,以冬官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如果想要干掉自己,绝对能够找到很多办法和理由。

        一时之间,陈少君也有些拿捏不定对方的真实意图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陈少君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冬官的那双冰寒的,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一直关注着自己,一旁的那名假冬官同样望着自己,所有人似乎都在等着他的回答。

        瞬息间无数的念头从陈少君脑海中飞掠而过,然后仅仅只是一刹,陈少君就回过神来。

        “是!”

        陈少君沉默片刻,毫不犹豫道。

        冬官的修为,哪怕不到太阳境,只怕也差不多了,这种级别的人物感知极其敏锐,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她是不会直接招自己过来,出声询问的,想要单纯撒谎骗她,基本不可能。

        “不可能!”

        出乎意料,首先开口的不是眼前的白衣冬官,而是后方那名身为侍女的假冬官,听到陈少君的回答,她的眼神震撼无比。

        “所有的傀儡丝都是主人通过秘法,使用规则级别的力量炼化而成的,那根本不是真正的丝线,你怎么可能观测的到?你难道可以看到规则吗?你在撒谎,这绝不可能!”

        这假冬官的反应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梅一!”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冬官开口了。

        她只说了两个字,后者立即浑身一震,就好像被点了哑穴一样,立即闭口不语。

        “果然,我的感觉是对的。”

        白衣冬官深深看了陈少君一眼,开口道:

        “你能在大地龙宫之中战胜上古恶念,果然绝非侥幸。你不用那么紧张,放心,本官还不会对你动手,既然你和少司空认识,又在大地龙宫中救了他一命,本官自然不可能真的对你下手。”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必然会大松一口气,然而陈少君却只觉得后心冷汗直流。

        这白衣冬官言下之意,如果不是有大地龙宫中那桩事,又有少司空张君哲在暗部里面罩着他,冬官其实已经动手了。

        “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冬官道,声音不高不低,但却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陈少君沉默不语,冬官对这件事情的在乎程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但是神木事关自己的秘密,陈少君也是绝不可能暴露于人的。而且冬官只说不会对他动手,也就是不会杀他,并不意味着不会干点其他的事情。毕竟整个暗部之中,除了张君哲之外,其他春夏秋冬四官以及之外的高手,陈少君都毫无所知,也不清楚他们的行事作风。

        “我如果说我天赋异禀,自小就和别人不太一样,能够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冬官大人会相信吗?”

        陈少君道。

        “你说呢?”

        冬官没有说话,倒是后方的那名假冬官冷哼一声道。别说是主人,就连她都不相信,陈少君这种借口也就只能糊弄糊弄小孩子。

        “呵呵。”

        陈少君只是一笑,也没有在意,继续道。

        “那冬官大人听说过,儒道一脉的洞察之眼吗?”

        “没那么简单,洞察之眼虽然厉害,但是傀儡术在创立之初,就已经将所有这些可以推断天地规则本源的能力计算在内,仅仅儒道的洞察之眼,并不足以让你直接观测到我的傀儡丝。”

        冬官淡淡道,声音中听不出表情,她的目光一直审视着打量陈少君,总是让心中感觉有些不安。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陈少君就回过神来。

        “在下曾经有过一些特别的机遇,得到过上古儒道先贤的传承,我所使用的能力,并非普通的洞察之眼,而是要在此之上。之前在大地龙宫之所以能够对付那上古恶念,便是借助这种能力,自然也能够观察到傀儡丝。”

        陈少君开口道,他可以感受得到尽管有面具遮掩,但他说话的时候,每一个字,冬官都听得异常的仔细。

        陈少君之前说自己使用的是比洞察之眼更高的某种能力时,不管是冬官还是旁边的侍女,都是一脸的不相信,不过当陈少君提起大地龙宫遇到的上古恶念,陈少君可以明显感觉到眼前的白衣冬官神色软化了许多。

        毕竟这件事情,少司空张君哲早已在暗部内陈述过,冬官也曾经旁听过。

        有了这些明明白白的事情,白衣冬官倒是对陈少君所说的信了大半。

        “原来如此。”

        白衣冬官淡淡道。

        “主人,你真的相信他了?这小子满口谎言,他肯定在说谎。”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那名身为侍女的假冬官有些急了。

        对于陈少君所说的,十个字她最多也就相信两三个字,甚至就连这两三个字她都觉得有待商榷,但是没想到主人竟然直接就采信了陈少君的说法。

        “梅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傀儡术最忌讳被其他人看穿寻常,但只要他的能力是独一无二的,不会被其他人轻易复制和使用,那对本官就没有多大威胁,不用担心会被人破除傀儡术。至少我觉得陈公子应该不会将本官的秘密告诉其他人吧?”

        说到最后一句,白衣冬官缓缓的转过头来,望向了身前的陈少君,一脸若有深意的样子。

        “说实话,本官其实也在考虑,要不要将你流放到莽荒算了,你不是正好要去那里吗?说不定或许是个不错的好去处,还能够磨练你的功力。”

        这番话说的半真半假,半开玩笑的样子,一番话说得陈少君心中冷汗涔涔。

        冬官虽然嘴上说笑,但陈少君在她的眼神中,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笑意,很显然她并不是开玩笑的,说不定在此之前,还真考虑过怎么对付自己。

        “不对!”

        陈少君突然想起刚进来的时候,她正背对着自己面,朝着船舱内的一堵墙壁在思考着什么。

        “这家伙该不会那个时候就在思考怎么发落自己吧?”

        一念及此,陈少君心中顿时冷汗涔涔,只觉得一丝丝的寒气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

        眼前这位出尘脱俗,宛如仙子般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忽视这其实是一位诸天万界,令无数人闻风丧胆,谈虎色变的恐怖人物。

        陈少君可没有忘记之前和黑龙君大战的时候,她可是毫不犹豫将数十名水族的高手化成盾牌,挡在自己上方,用他们的尸身阻挡黑龙君的攻击,所有那些水族高手当场就灰飞烟灭,而白衣冬官伫立在半空之中,神色淡漠,丝毫无动于衷,就好像死了几只无关紧要的蚊子一样。

        只怕在她心中,自己的分量比之蚊子恐怕也重不了多少。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罢了,陈少君毕竟还有一尊苍穹境的化身,说不定还能够和对方抗争一二,但是眼前这位就连黑龙君都忌惮无比,不得不硬生生的退军,陈少君和并不认为对上她的结果,和对立上黑龙君会有什么不同。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陈少君就回过神来,淡淡道:

        “冬官大人高看我了,傀儡术变幻莫测,防不胜防,我虽然能够看到一些,但也同样对付不了,能看到和能对付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事情。”

        “切!怕她什么?她是冬官,我们也可以是金龙使者。难不成这女人还敢对朝廷使者动……啊呀呀!”

        小蜗的性格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见到陈少君在冬官的面前故意示弱,顿时满脸的不服气,然而它话还没说完,刚说到一节,突然之间猛的大叫起来。

        啪!

        下一刻,处于隐身状态的小蜗直接一个跟头从陈少君的肩膀上掉落下来,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梅一,看来我们房间好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乱说话,你说呢?”

        冬官道,说话的时候,淡淡的瞥了眼地上的小蜗。

        后者的身躯在一股无形外力的作用下,竟然直接漂浮起来,悬浮在空中,小蜗就好像陷入蛛网中的一只虫子般,急剧挣扎,却摆脱不掉。

        “主人说的是,确实有些不干净的东西。要不索性除掉算了,免得在这里碍眼。”

        后方的假冬官神色冰冷,跟着在一旁帮腔道。

        “你这个臭女人,哎呀呀,我错了!仙子饶命!”

  https://www.nmwx.cc/0_517/25793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