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拒绝

第七百二十八章 拒绝

        小蜗开始还嘴硬,但很快就惨叫起来,忙不迭的求饶。

        陈少君在一旁看着,虽然知道冬官并不会真的对小蜗动手,但心中依旧忍不住一片凛然。    傀儡术放出的丝弦无形无相,防不胜防,他就近在咫尺,竟然都没有察觉到白衣冬官是如何控制住小蜗的,而且小蜗的隐身能力面对白衣冬官这种顶尖强者,似乎同样失去效果。

        “它只是嘴贫,冬官大人应该不会和它一般计较吧。”

        这些念头划过脑海,陈少君很快上前一步,拦在小蜗身前,将它护在身后。

        在洞察之眼的状态下,陈少君看得清清楚楚,一根丝弦从冬官的指尖迸射而出,连接到了小窝的蜗壳上,不过那缕傀儡丝是松散的,并非绷直的,显然这也是仅仅给小蜗一个小小的教训,并没有真的下杀心。

        不过尽管如此,陈少君还是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出手护住小蜗,以防冬官真的改变主意对付它。

        白衣冬官只是深深看了陈少君一眼。

        “你胆子不小,竟然敢这样站在我面前。”

        嘴上这般说着,但冬官一根纤细无比的食指微不可察的动弹了一下,很快,那跟连接在小蜗身上的,白色的,肉眼难见的丝弦,立即嗤的一声收了回来。

        无知者无畏,不得不说,诸天万界,但凡真正对春夏秋冬四官有所了解的人,绝不敢像陈少君这样在冬官面前如此放肆,至少不敢像他那么说,很多人知道眼前的是冬官,恐怕早就已经是脸色苍白,两股战战了。

        不过反过来,这样的陈少君倒也让冬官隐隐高看了两眼。

        “我问你,你用儒道的法眼能够看清多少的傀儡丝?”

        白衣冬官突然开口道。

        “啊?”

        陈少君一怔,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冬官的意思。

        在洞察之眼的作用下,借助着神木的力量,他几乎可以看清每一根傀儡丝的样子,而且既然能够看到,正常不就应该可以看到所有的傀儡丝吗?难道说看还只能看到一部分?

        不过陈少君心中虽然疑惑,但却也知道冬官这么问必有缘由。

        迟疑了片刻,试探着道:

        “我没有特别数过,几百根?”

        “不错。”

        白衣冬官闻言,顿时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这么看来你应该没有说谎了,以你的能力,大概也就是这个层次范畴。虽然还并不是太强,不过在同辈之中,也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少君感觉到白衣冬官说完这番话之后,她眼中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敌意,这一刻完全的消失了,一直萦绕在陈少君心中的不安感,这一刻也突然彻底的消失,似乎是白衣冬官彻底的撤下了心防。

        不过真正让陈少君在意的还不是这个。

        几百根?

        不错?

        这一刹那,陈少君突然明白了一些东西,在他和白衣冬官之间明显出现了一些误差,白衣冬官理解的和他理解的完全不同。

        原来当初在城外冬官和黑龙君大战的时候,白衣冬官虽然产生了感应,知道自己观察到了她的傀儡丝,但是她或许一直以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只能隐隐约约模糊的观察到,就如同雾里看花一般。

        或许这也是出于冬官的自傲,毕竟,在她看来,傀儡丝中融合了规则之力,本身就防备到了各种法眼的观测,所以她压根就不知道,陈少君借助的神木的力量,不但可以看到冬官那些寻常人观察不到的傀儡丝,而且所有的一切纤毫毕现,根本不是雾里看花。

        武者都是自私的,冬官虽然现在对陈少君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敌意,但那是建立在有少司空张君哲这层关系,以及陈少君对她的傀儡术威胁不大的情况下,如果冬官知道陈少君能够丝毫无碍的观察到她所有的傀儡丝线,只怕态度和现在就会有很大的区别了。

        一切暂且放下不提,看到冬官对自己放下敌意,陈少君心中也终于松了口气,只要冬官对自己不抱有警惕心理,那么接下来他也就可以进行另一件事情了。

        想到这里,陈少君也不再迟疑,立即开口道:

        “冬官大人,恕在下鲁莽,实不相瞒,这次在下过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陈少君微吸了一口气,很快躬身一礼,一脸正色道。

        “陈少君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主人有主人的事情,三天的时间已经是极限,我们是不可能为了你,而特意在江南耽搁太多时间的。”

        陈少君刚一开口,后方的假冬官立即双眉一拧,上前一步,毫不客气打断道,护主之情溢于言表。

        能被挑选在冬官身边做事,甚至某些时候还能够取代冬官,作为她的替身在外行动,都不是泛泛之辈,其心思之活络灵敏,绝对远超许多人。

        之前在城中陈少君那么爽快的答应,一改之前和她在钢铁楼船中打交道的样子,她就知道陈少君绝对会打蛇顺杆上,所以一开始她其实就是不愿意去召见陈少君的,不过主人的意思,她也无法违抗。

        “在下并无此意,既然说了三天,那就是三天,绝不会额外特意拖长,这一点在下绝不会食言。”

        陈少君立即开口,断然否认道。

        “梅一,让他说吧。”

        出乎预料,在初步了解了陈少君的能力,判断出他对自己的傀儡术威胁不大之后,白衣冬官倒是显得好说话了许多,也没有了之前的严厉。

        “冬官大人,这一次的江南水患远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的多,这一点,冬官大人想必也亲眼看到了,这次在下上船也是与此有关。水族的势大,想必冬官大人也已经看到了,他们已经联系了其他各方的水族,还有海族的七太子,如果真的让他们复活水祖巫支祁,使得远古的大洪灾重现,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远水救不了近火,朝廷那边即便得到消息,派出高手要想赶到江南地域,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到那时恐怕黑龙君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所以在下希望冬官大人能够介入此事,无论如何,也要使得黑龙君他们在朝廷的高手抵达之前,无法正常的进行献祭和复活水祖巫支祁的行动。”

        陈少君诚声道。

        “陈少君,你不要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的假冬官声音拔高了几度,忍不住厉声呵斥道:

        “知不知道主人这次出手帮助你们对付黑龙君,已经是破了大例了,你竟然还想主人出手帮你们帮到底,告诉你,这绝不可能。”

        “陈少君,你还是退下去吧。”

        假冬官神色阴冷,已经有些刻薄了:

        “而且,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在钢铁楼船上和我们一路随行这么久,但却一直连主人的存在都不知道吗?”

        嗡,听到假冬官的话,陈少君浑身一震,和落回他肩膀上的小蜗互相看了一眼。一人一宠面面相觑,若有所思。

        “果然如此。”

        电光石火间,陈少君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这么长的时间,他和白衣冬官一直待在同一艘钢铁楼船上,虽然说白衣冬官可能不太愿意和外人接触,但这么长的时间,陈少君大宗师级别的精神力修为,竟然始终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一直到今天和黑龙君之间的大战,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毕竟以当时的情况而言,那个时候的陈少君在白衣冬官的眼中,恐怕也和蝼蚁无异,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大威胁。

        在陈少君看来,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白衣冬官身负某种特殊的任务,所以一直在特意的收敛气息,唯有如此,才能完全的避过陈少君的感知。

        然而另一侧,白衣冬官摆了摆手,阻止了贾冬官继续说下去。

        “陈公子,你的来意我早已明白,不过江南水患我能帮你的也就到此为止了,余下的恐怕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白衣冬官开口道,一脸的淡漠,似乎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太多可商量的余地了。

        陈少君闻言,心中顿时骤的沉了下去。

        一个人的天赋就算再高,进步速度再快,也终究是有极限的。以他目前的能力,是不可能对付得了黑龙君的,而且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他能达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冬官。

        冬官的实力虽然和黑龙君之间可能还有所差距,但她的傀儡术,无论什么时候都足以对黑龙君造成极大的威慑。

        在陈少君看来,这一次会见冬官,即便冬官不愿意和黑龙君正面相持,但只要拖延个三五日,让他们无法正常进行祭祀活动,再等到朝廷的高手一到,那么这次江南的行动其实已经算是成功了。

        由朝廷亲自出面,派出顶尖的强者来应对此事,那么和目前眼下这点高手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陈少君没有想到,白衣冬官竟然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

        “为什么?”

        陈少君眉头紧锁,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我都是朝廷为官,如果不能成功阻止黑龙君,江南水患的事情进一步扩大,其后果,冬官大人应该和我一样明白,我相信冬官大人也绝非那种冷硬心肠的人,要不然的话,之前也就不会出手了。如果现在收手,最后水族成功,水淹江南,那我们现在出手不出手又有什么区别?难道冬官大人真的就忍心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吗?”

  https://www.nmwx.cc/0_517/25820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