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七百三十章 争论

第七百三十章 争论

        白衣冬官说至此处,沉吟片刻,很快伸出一只纤细修长,有如碧葱般的手指来,一股朦朦的光华骤然从她的手掌掌心迸发而出,冬官那只原本就有如羊脂白玉般的手掌,顿时整个如同琥珀般变得透明起来,而就是她的掌心中央,一点白色的光芒晶莹如玉,骤然绽放。

        那光芒最开始的时候还细如萤火,但眨眼之间就急速膨胀,迅速变化成了拳头大小,而且通体耀眼无比,如同一个小太阳一样。

        陈少君只是看了一眼,顿时眼皮跳了一下。

        在这个小太阳中,陈少君感觉到了致密到了极点的高等级的强大能量,不止如此,在那一团高等级的,仿佛小太阳一般的能量内部,陈少君还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强烈的规则波动。

        傀儡术!

        电光石火间,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刹那间,陈少君下意识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白衣冬官,心中也明白了什么。

        “这是我体内凝聚的一团能量,江南水患虽然我不能帮你,但如果你真的想做什么的话,这团能量应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必要时说不定还能救你一条性命。”

        白衣冬官说着,手指只是轻轻一点,那枚白色的蕴含着她部分力量的光球立即闪电般掠过重重空间,没入陈少君的身体,透过七经八脉,迅速沉入他的丹田之中,和陈少君的力量融为一体。

        “我已经封印在了你的丹田之中,不过怎么使用还看你自己,等到你感觉情况危机的时候,直接触发就行了。”

        冬官开口道。

        陈少君闻言大喜。

        “多谢冬官大人!”

        这趟回去,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空手而回,然而没有想到临走的时候还有了一份意外的收获。尽管没能请动冬官,但能够得到她的部分内力,也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

        “去吧。”

        白衣冬官说到此处,摆了摆手,不再多说,眼神中也恢复到了最初的冷漠。

        陈少君再一次道谢,带着小蜗很快离开。

        而就在陈少君离开之后,船舱之中,两人依旧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陈少君离开的方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主人,你觉得他们真的能够成功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方的假冬官首先打破沉默开口道。

        “梅一,你觉得呢?”

        白衣冬官以问代答道,并没有直接回答。

        “这小子的胆子太大了,一个大地之脉的武者竟然想要去挑战太阳之境巅峰的强者,这已经不只是大胆了,但看他的样子还不只是说说,而是真的想这么去干。”

        假冬官开口道。??

        就连苍穹境的强者都不敢说有把握能够应对这次的江南水患,更不敢妄言去对付黑龙君这样顶级的强者,但陈少君不只是这么说说,他可是真的敢这么干。

        虽然假冬官对陈少君一直没什么好感,但也不得不承认,在陈少君身上确实有一些特殊的气质和魄力,是他同辈的年轻人难以做到的。

        “属下也不知道该说他是有魄力还是鲁莽愚蠢,区区大地之脉的武者就敢妄言阻止这么大的事件,总之属下很不看好他,即便有小姐的帮助,我也感觉他九死一生。不,如果他真的敢去挑战黑龙君,阻止水祖的复活仪式的话,那必然是有死无生。”

        假冬官沉声道。

        冬官沉默不语,没有开口,良久,终于打破沉默。

        “由他去吧,能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余下的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

        最后深深望了一眼陈少君离开的方向,白衣冬官衣袖一拂,很快转过身来,朝着另一处暗室走去,而船舱内也很快恢复了平静。

        从钢铁楼船离开,夜色依旧深沉,还没有放亮,城墙上的大商士兵依旧在全神戒备。

        水族大军虽然已经离开,但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不会杀个回马枪,真要到那时,众人没有信心依旧能够抵挡下来。

        城头上的那些守将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名武将在那里主持大局,看到陈少君,对方认了出来,冲着陈少君微微点头示意。

        陈少君没有多说,也打了个招呼,回了个礼,然后很快翻越墙头,朝着城内走去。

        洪州城内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一股不安的情绪在夜色中弥漫。

        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但战争却远未停止,充其量也只是暂停而已,而且黑龙君离去之前的那番话,很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洪亮的声音几乎传遍洪州城内每一个角落。

        水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其目的竟然是要复活远古的水祖巫支祁,巫支祁是什么人普通人并不了解,那也距离太远,但是远古大洪水众人还是听得懂的。

        禹帝治水,那在整个人间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管是大商朝还是其他王朝帝国,都是属于人尽皆知的存在。

        不过那毕竟是近万年前的事情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神话传说一般的故事,离自己实在太过遥远,如果换一个场景,众人只会以为这是一个玩笑话,绝不有人当真。

        但是经历这场大战,已经没有人认为水族这么大动干戈的,仅仅只是一个玩笑了,而且黑龙君那认真的态度,也很难让人对他的这番话忽视。

        而此时此刻,灯火最璀璨,最通明,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洪州城的城主府了,同时也是整个江南的太守府。

        远远地,隔着重重时空,陈少君就感觉到了城主府内大量犹如风暴般的气息,之前在城头上防御水族攻击的大商朝将领几乎尽在此处,父亲陈宗羲的气息也在里面。

        “陈公子,你来了。钦差大人和太守大人已经等你很久了,让我们通知你,你一过来就接你入内商讨。”

        看到陈少君出现,城主府的门口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气息强盛的守卫立即大步迎了上来,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诚恳道。

        “嗯。”

        陈少君点了点头,问道:

        “所有人都在吗?”

        “是的,这次水族进攻关系重大,从大战结束公子离开之后,钦差大人,太守大人还有所有文武大臣,都已经进入这里商讨接下来的事宜。公子去过水族腹地,对水族非常了解,现在就只等你了。”

        那名门口的守卫道,对于陈少君倒是极为客气。

        虽然陈少君掳走了阎辛陌,才有了现在这场大战,而且对于他的举动,现在洪州城里也是毁誉参半,极有争议性,不过对于这些普通士兵来说,事情远没有那么复杂。

        那些政治博弈,勾心斗角之类的东西,距离他们实在太远,他们所看到的只有陈少君奋战在第一线,并且成功封印了水族的三名强大的神将。

        军伍之中最崇拜的就是强者,还有那些无所畏惧的勇士,而对于士兵们来说,陈少君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陈少君大步走进去,远远的就听到一阵鼎沸的人声,城主府的大厅内人头攒动,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

        “江南水患非同小可,城里还有近百万的百姓,他们对于外部的情况目前还一无所知,当务之急必须想办法尽快把这些百姓全部转移出去,否则的话,真的等到三日之后,水族开启仪式,洪水汹涌而出,后果不堪设想。”

        “运出去,你运出去吗?这可是近百万的百姓,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几千几万,而是近百万。眼下洪水泛滥,舟船有限,你觉得凭我们目前那些舟船,能够把多少人运出去?别说是三天,就算是三十天,三个月都未必能够做到。”

        “而且眼下洪州城是整个江南唯一的安全地带,周围有水犀大阵守护,若是到了城外周围有水族袭击又该如何?”

        “说的不错,这可是近百万的百姓啊,江南之地向来富庶,更是我大商朝的鱼米之地,这么多人全部搬走,你们是准备将整个江南化为一片荒芜吗?这可是大商的领土啊,就算你们同意,陛下那边同意吗?”

        “不错,我也同意,眼下该商量的是怎么样解除水族的祸患,而不是怎么样逃跑。遇到问题就应该正面面对去解决,而不是一味逃避。如果洪水继续往北,难道我们要逃到京师去吗?”

        “愚鲁!你以为现在是和你们讨论兵法吗?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一条条鲜活的性命,真等到几天之后,洪水泛滥,水族大军卷土重来,那时候再想后悔就已经晚了。”

        “饮鸩止渴又有什么用呢?眼下我们根本没有退路,唯有一战。所谓的水祖复活,我认为就是个谎言,什么巫支祁,早就被大禹斩杀了,这是小孩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即便没有,这都上万年的时间了,难道他还能活着吗?”

        “不错,我也附议,说到底这就是黑龙君用来故意恐吓我们的,就是希望我们离开这里,腾出地方,成为他们水族生活的领地,这就是一种策略,我们绝不能上当。”

        ……

        房间里讨论的热火朝天,整个江南的文武官员明显分成两派,相持不下。

        整个房间中,陈少君唯一没有听到的也就只有父亲陈宗羲的声音了,似乎他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https://www.nmwx.cc/0_517/25926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