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维度之间 > 05《伪善》(中篇)

05《伪善》(中篇)

        一胖一瘦看着路桥,路桥也看着一胖一瘦。

        两个手机内的照片,签字的名字确实不像。

        但瘦子下意识的嘟囔着开口道:“万一你和这个嘴里的云焕串通呢?”

        当然只是口述和照片,确实自证的力度有限。

        “你等等。”路桥打开了微信群。

        如果自己一个人不能证明这个事情,那么一群人可以吗?这些都是被云焕骗过的人。

        路桥无奈顺带还展示了自己的转账记录和拉黑状态,这些证据一个个展示在众人面前。

        “我一个人可以是串通,这里一群人呢?这玩意能假吗?换句话说我不也是被偷了七万?”路桥质问道。

        两个人仔仔细细地看了所有的内容,下意识的点着脑袋。

        胖子还开始给瘦子分析解释道:“你仔细看,留的电话是假的,填写的职业也是假的,这事情应该错不了,只能说骗子太可恶了。”

        胖子能认下这事情,也是因为群里那么多人。都能提供自己被云焕欺骗的证据,路桥发了这个消息,几乎都是一呼百应拿出自己的被骗的证据。

        甚至有人开始教路桥,安卓手机怎么提取通话录音。

        表示所有的安卓手机,打电话都会有电话备份。

        找出根部目录下的录音文件,打开找到云焕的名字点击。

        大海录音的那一刻,两个人的对话历历在目。

        听到对方要给自己寄合同,不要让自己觉得受骗的时候。

        路桥指着手机激动地开口道:“就是这个时候签的字,我签的是一个店面的担保。我花了钱想要挣钱,怎么就能成为借钱呢?”

        胖子显然是信了,此时的瘦子也不得不信开口道:“成,那么说之前那个电话也不是您的?您给个联系方式吧,我们这边先上报这个事情,之后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了。”

        路桥连忙拿出手机展示名片二维码:“你们这事情算是解决一半了,可云焕他还骗了我七万块呢!你们知道上报,我该找谁?”

        胖子接话开口道:“不要着急,这种事情我们也遇到过很多次。你的七万块先另当别论,这边欠款的事情我们可以帮你跑我们公司和银行对接的人员那里上报,之后就不会再来打扰您了。但是您的征信问题,可能需要您自己去处理。”

        “自己处理?”路桥疑惑地看着胖子。

        “准确地说是跑几次,钱款是钱款,信用是信用。我们这边能帮你做成呆账,然后上报。但是您的信用,需要您自己去证明。征信办的地址离着也不是很远,拿着需要的资料总能解决。”胖子解释道。

        路桥点着脑袋只能认下,随后还是询问道:“被骗的事情呢?七万不是小数目吧?”

        胖子和瘦子都摇着脑袋,胖子再度开口道:“您不是有个群吗?我看了一下不是让你做笔录吗?您可以尝试一下,反正只要抓到这个云焕,一切都能迎刃而解了不是吗?”

        路桥点着脑袋,只能庆幸对方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如果认死理,那么这事情显还会没完没了。

        爷爷此时笑着:“留下来吃晚饭啊。”

        “不了不了,既然联系到人了,事情也确实可能有问题,那么这边我们就先走了。不浪费时间了,毕竟我们这也是工作。”瘦子解释着,跟路桥交换玩消息收到了路桥这边的照片和截图资料。

        奶奶则笑着:“我们的钱?”

        两个人尴尬的笑着,胖子开口道:“如果能抓到真正的责任人,这边都会退还。我们也只是一个服务公司,钱也不是到我们手里,收到多少我们也都是上交的,不好意思了。”

        路桥无奈只能转移话题:“理解,那就不留你们了。对了,可以的话出去路上帮忙路过邻居都说一声,我们搞错了。”

        “这,错没错还是要核实一下才行。”瘦子无奈的说。

        胖子到是明白了人情世故似的笑着:“明白,确实嚼舌根子了。我们先配合,也希望这事情赶快能查清楚还您公道。”

        两个人走了,路桥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周遭一条街,已经退休的老大爷老大妈,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也都走了出来。

        胖子转头看了一眼我,随后跟众老人解释是个误会。

        路桥也怕失去会越描越黑,有人相信就肯定有人是不相信的。

        奶奶在房间内喊吃饭,路桥回到了房间里。

        “误会就好。”爷爷表明了态度。

        奶奶这时从身后的衣柜里翻了片刻,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

        奶奶打开黑色塑料袋,里面是整整两万块钱。

        奶奶笑着推给路桥:“他们找我要,我知道不知道他们是真的假的。我都没给,我给我孙孙留着。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跟奶奶说。”

        路桥将钱推了回去:“奶奶,我还不要。我没欠钱,也不缺钱。”

        奶奶愣了愣笑着:“那么奶奶先帮你管着,我存着就是给你娶媳妇用的。”

        路桥尴尬地笑着,一桌子的饭菜,路桥吃得不是滋味。

        无奈尝试跟爷爷奶奶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显然自己的话语有一半两位老人是怎么也听不懂。

        他们没办法理解合同,没办法理解借贷,甚至没办理微信、转账等等东西是什么意思。

        爷爷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笑着:“反正,现在没事了就好了。”

        路桥也只能点着脑袋笑着:“没事了,现在一切都解决了。”

        可真的解决了吗?

        并没有,不仅仅没有,云焕还在外面逍遥法外。

        爷爷奶奶的小平房里,路桥睡了一晚上。

        平房的里屋有一个夹层,以前的路桥睡在这里无忧无虑,此时却心如刀绞,没有一个地方是对劲的。

        第二天请了假,路桥去往了微信群里通知地址去进行笔录。

        进门,是两个闹了矛盾的人正在吵架。哪怕身边就是民警,两位还在喋喋不休地议论纷纷。

        身旁的民警走向路桥,询问来由。

        路桥表示自己被骗,刚说出云焕的名字的时候。

        对方就懂了什么似的点着脑袋:“你跟我来吧。”

        路桥跟着来到侧面的小楼,走入房间路桥本以为是对方会跟自己说事情。

        结果想不到对方开口道:“王队不在吗?你先等等,我去找王队。”

        路桥虽然不知道小王是谁,但对方转头就离开了房间。

        这里应该不是审讯室,更像是谁的办公室。

        眼前的桌子是电竞椅,桌上鼠标和键盘还都是rgb灯效的。

        房间里此时只有路桥一个人,路桥本来想掏出手机看看消息等所谓的小王过来。

        面前的打印机此时弹出了一张纸条,看来是谁打印出来的。

        路桥第一反应看了一眼,似乎是打印出来的微信聊天记录。

        路桥本来不想理会的,但看见头像十分熟悉。

        路桥仔细一看居然就是云焕和别人的聊天记录,对方的头像路桥自然也熟悉。路桥手机里正是群聊的众人,其中被云焕骗到签字的人群内就有熟悉的头像。

        也就是说这个小王显然是专门管这个云焕任务的。

        路桥一下子站了起来,第一眼开始环顾四周。

        确实在小王的桌上看见了什么东西,那是厚厚一本档案。

        档案上写着的人名字不是别的正是云焕,路桥再度抬头,确定四周没有摄像头。

        路桥走到了办公桌前,一页页地翻开整个档案。

        从第一页开始就是云焕的身份证,从家庭到祖籍还有各类身边人的口供,有的没的一条条全部都列了出来。

        路桥其实心里有了一个想法,警察拿着那么厚的资料都破不了案,为什么自己不能动手?看了上千集的名侦探柯南,为什么不能试着自己破案?

        带着这个想法路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举在合适的高度,随后开始一页页地翻开每一页资料。

        路桥的心都在颤抖,现在做的事情显然是违法的。

        档案虽然有几百页厚,但是资料只有几十页。

        耳边听到喊声,显然是门口两个吵架的被教育了。

        这两个人还给自己拖住了不少时间,翻到最后一张,路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但路桥明白还远远不止,因为刚打印出来的十几张就在自己面前的打印机内。

        将一切放回原处,路桥开始一章章地翻开刚打印出来的纸。

        一张、两张、三张。

        心跳越来越快,而耳边传来了脚步声音显然也越来越近,最后一张翻开之后手机按下保存。

        路桥将这些文件放好,此时门打开了。

        眼前的两位,都是一身警服。

        前面的是陌生面孔,陌生面孔身后则是带路桥来的协警,此时协警开口道:“这位是王威,王队。”

        “王队。”路桥连忙回答道。

        王威看见了路桥开口道:“你在这里干嘛?”

        路桥倒吸一口凉气,紧张得不知所措。

        一下子吓得软倒在了电竞椅上,瞬间路桥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这不是奥丰电竞椅嘛,我认识。但是没做过,之前英雄联盟打广告的不是一直是这个吗,就想试试。”

        王威愣了愣解释道:“电竞椅都是坑人货,我是买早了。有钱买人体工程,我现在的腰每天都疼,就是这电竞椅坐的!”

        路桥起身笑着:“是吗?”

        王威挥了挥手,路桥连忙让开。

        身后的协警笑着:“那么王队人交给你了。”

        王威挥了挥手,协警转身离开。

        小房间内只剩下了路桥和王威两个人,王威看着路桥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路桥自然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说到重要的地方路桥拿出手机刚打算让王威看自己的消息。

        想起了自己拍摄的视频就在相册里,这要是把整理好的证据让对方看的话。

        那么第一时间就会让对方看见自己刚刚拍摄的内容了,所以路桥尴尬地笑着将手机拿到了自己手里对着自己笑着打开了相册。

        自己拍摄的视频就在相册的第一条,路桥第一时间将其删除。

        路桥清楚回收站能保存三十天,做完这些的路桥此时才展示出自己的手机。

        王威看出了路桥的动作询问道:“怎么?还有什么我不能看的?”

        路桥尴尬地笑着避重就轻开口道:“这不是,存了点小视频。删了,没什么。”

        王威看着路桥的手机,要点开回收站恢复照片显然需要几步操作。

        路桥拿着手机也不担心王威乱来,王威看着路桥准备好的资料全部看完之后点着脑袋:“你加我一下,把东西都发给我。然后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我给你做个笔录。”

        按照王威的流程,有折腾了半个小时。

        所有的东西结束,王威这边放下纸币和录音设备解释道:“是这样的路桥先生,这个云焕现在在逃。人现在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能知道的是我们只要抓住他,就会通知你过来认人。介于你说的微信群,你也明白,有很多的受害者。七万块钱不是小数目,但是我想请你做好两个打算。”

        路桥点着脑袋。

        “第一个就是人抓不到,当然我们的工作就是抓人,只要不潜逃到国外,我们都会抓住他。哪怕是逃到了国外,我们也会想办法抓住并且引渡他。当然了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我们抓住了他之后,他已经把钱花得差不多了。我们只能给他判刑。但是很有可能钱已经被他全部花完了,他是一个什么状况你也知道,他旗下可能没什么资产,就算抵押也没办法还给你们所有人。”王威解释道。

        “如果抓到,钱会怎么还?”路桥询问道。

        王威笑了笑:“那就是法院的事情了,应该是平均分配。你是这个时间的第六十三个入案人员,如果有钱的话,大家都能按秩序得到。如果只有一千,那么就分成六十三份应该。当然也有可能还有受害者,这是说不定的事情。”

        路桥点着脑袋:“明白了。”

        路桥离开了警察局之后,跟医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年休假。

        咖啡厅里一杯苦咖啡,路桥开始看自己拍下来的视频。

        发现了云焕老家是笼中的,路桥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想要自己查个真相。

        长途汽车半天路桥到了笼中,请假七天的时间,过去了四天。

        自己成了乞丐的样子,手机也摔碎了。

        自己现在就在云焕的老家,而自己在儿童公园外三天没有吃饭了。

        不吃饭不是因为没钱,是因为自己完全不能离开这里。

        这里是唯一有网络,且能看见云焕老家房子的地方。

        此时自己活的还不如一个乞丐,路桥思考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https://www.nmwx.cc/12_12410/20505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