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我必定以理服人 > 第十五章 全村皆为共犯

第十五章 全村皆为共犯

        这句全村都是杀人凶手的话语一出。

        场中众人俱是面面相觑。

        完全无法理解。

        “师弟你是认真的吗?”

        若非说这句话的,是自己宠爱的小师弟,李知书连问都不会问,直接认定对方是脑子进水了。

        姜达礼点了点头:“我入夜前夕,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发现许多村民家中案台上,都曾供奉过什么,只是近期周捕头到来后便收起来了。虽然不知晓其中具体真相隐情,但我觉得应该与这件凶案有着某种联系。”

        “那小姜先生觉得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本就一筹莫展毫无头绪的周捕头,索性死马当活马医了。

        “如果周捕头你愿意相信我的话,明天就说调查已经结束,然后大家一同离开村落,从而引蛇出洞。这段时间里,我们则在暗中观察,师兄你则御剑去往苏杭城,将那位疯癫的幸存者书生带回来这里。”

        “好!一切都依小姜先生所言!”

        周捕头重重点了点头,决定放手一搏了。

        自己就算带领手下,再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上一个月,一切也都不会有改变。

        为了避免走漏风声。

        周捕头回去后。

        并未告知手底下衙役们真实情况,只是说调查结束。

        今晚收拾收拾东西,明早离开村子回城。

        翌日。

        晨光刚刚破晓。

        姜达礼与周捕头等人,便在十多位村民们的相送下,踏上了回城归途。

        昨日那位送鸡汤的女童,也在人群内。

        待见到周捕头一行人,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

        许多村民脸上,都下意识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这周捕头真是个好人,这些日子在村中,吃穿用度都主动塞钱,不要他还跟你急眼。”一位村民低声喃喃道。

        “听那些衙役说,周捕头先前便得罪过那些富家公子,这次案情处理不力回到衙门,职位会被一撸到底。”

        “要不,我们还是去自首吧?将实情说出来,说不定能得到官府那边谅解。”一位胆小的村民,唯唯诺诺提议道。

        这番提议,立马得到了旁人的鄙夷怒视。

        一位壮汉义愤填膺道:“外面世道黑暗,都是官官相护!就算说出实情又能够怎么样,那些富家公子背后的家族势力,也绝不会放过我们村子!”

        “对!倘若报官,到时候还会连累帮助我们隐瞒的红仙娘娘!”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激烈争论之时。

        双腿瘫痪坐在木制轮椅上,满鬓花白的老村长,老泪纵横叹息道:

        “都是老朽我害苦了大家,让大家遭受了此等家破人亡的灾祸!”

        “村长你不用这么说,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倘若放走那几个禽兽不如的富家公子,我们同样逃脱不了他们的报复!”

        旁边村民,立马上前宽慰。

        他们也想做个奉公守法的良民,可却实在没得选择。

        事情还要追溯到三年前,上一次州试结束后不久。

        几位穿着富丽堂皇,脸上却残留鞭打伤痕的富家公子,深夜前来借宿。

        老村长不求回报,盛情接待了他们。

        却未曾想到,此举却引狼入室,招来无尽灾祸。

        短住了几日后。

        老村长家中那位刚刚年满十六的小孙女,仰慕为首公子的才华,暗生情愫。

        那些人离开时,也盛情邀请她跟随自己等人一同离开。

        说带她见识见识外面的繁华世界。

        老村长家人劝阻无用,只得点头同意。

        将家中值钱物件,尽数取出交予小孙女之手,并嘱托对方早去早回。

        却未曾想,数日后一位村民去镇上赶集。

        在离村不是很远的路边水沟中,发现了一具不着寸缕的女尸。

        模样凄惨满身伤痕,明显死前遭受过非人的凌辱。

        经过老村长前来辨认,从胎记上确定了正是自己离家的小孙女。

        去镇上衙门报官,可官老爷在听说了那几位嫌疑人名字和背后家族后,拒不受理。

        并警告老村长,这事如果再胡搅蛮缠下去,他就要不客气了。

        走投无路的老村长,只得将小孙女的尸首下葬安息。

        原以为此事,会这么不起波澜地过去。

        却未曾想,三年后的州试,也就是前段时日。

        那几名富家公子,又来到了村子里。

        不知道是此类事情做得太多,浑然忘记了三年前所犯下的恶行。

        亦或者是并没有受到任何风声,自以为行事天衣无缝有恃无恐。

        老村长忍住怒火,挤出笑脸接待了他们一行人。

        装作无事模样,为他们备上好酒好菜。

        实质则在饭菜中,下了能够放到数头公猪,平日里用来阉猪的迷药。

        乘着他们迷倒时,用粗绳将他们死死捆绑住。

        开始逼问三年前自己的小孙女,究竟是怎么死的。

        准备问清真相后,就一层一层报官告上去,不相信这世界没有公道没有天理了。

        这些富家公子,也不藏着掖着。

        绘声绘色讲述起,几人在野外撕扯去少女衣裳,在哭泣求饶声中轮番上马的详细经过。

        这些人自然也不是傻子,说这些自然不是为了激怒老村长,而是为了拖延时间。

        待迷药劲力稍一过去,本就修行过武道的几人,就挣脱了捆缚于身的麻绳。

        先是一拳,打死了老村长的大儿子。

        然后扭断了二儿子的脖颈。

        最后面对老村长,则先是用脚踩断了他的双腿。

        然后为首的公子告诉他,苏杭城如今上任的知府,是他亲姨夫。

        此案,永远不会有任何结果。

        就在这些人,志得意满炫耀着自己过往丰功伟绩傲人战绩时。

        供奉于案台之上的奇异红色石像,似被屋内血煞之气所惊动。

        红光漫过,几位武道小有所成的富家公子,直接呆若木鸡身体麻痹。

        眼见儿子惨死面前,新仇旧恨叠加一起的老村长。

        抓过旁边的柴刀,一刀砍在了为首那人的脖颈。

        当场殒命。

        其余村民也看到了各种家中供奉着的石像异动,纷纷赶到了老村长家。

        见到屋内狼藉一片的血腥场面,不由都怔在当场。

        原本杀了人后的老村长,准备一人做事一人当。

        带着剩余的这些人,去官府自首。

        却未曾想,剩余几人见大哥被砍死,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

        便开始疯狂威胁。

        “说大哥家族势力庞大,亲姨夫乃苏杭城知府,父亲乃是军队内执掌数千人的将领!整个村子,从老到幼,都别想有一丝活路……”

        剩下的村民听完。

        在暂短交流完毕后。

        用麻袋套住几人。

        全村所有成年男子,一个接一个走上前去。

        用利刃刺入麻袋内。

        这样,所有人便都是共犯。

  https://www.nmwx.cc/32_32594/25946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mwx.cc。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m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