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定河山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定河山 > 第一千章 败亡之相

第一千章 败亡之相

        心中不由得暗叹,真是可惜了那两个极品女人。也不知道,如今落到朝廷的手中。会不会成为那个就喜好,成熟风韵女子狗皇帝的新禁脔,或是成为那个官员的口中的肉。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享用那两个妇人。一想起那两个妇人活色生香,他就心疼不已。

        那两个妇人,无论是姿色、身材,或是那方面的功夫都是一顶一的。自己还第一次,遇到这么可心的。只可惜,自己在南安突围的时候,因为形势所迫也只能丢下。面前这三个,姿色与身材虽说不差,可在那方面实在太过于木讷了。便是被灌下了药,也只是被动的迎战。

        这位如今人老心不老,还不知道那位豫章郡王妃,已经被司徒唤霜赐死。那位世子妃,在永王李代桃僵之下,最终逃过一劫,成了永王禁脔的汉王。一边心中为那两个妇人不断惋惜,一边将战场上的连战连败,积累下来的火气都撒在了面前,这三个是他弟媳妇的妇人身上。

        在药物的助力之下,整整折腾了大半夜才沉沉睡去。而第二天清晨起来之后,没有理会发现自己失身与他。虽说愤怒异常,却因为他以往阴狠毒辣的作风,不敢上前撕扯的三个妇人,直接穿好衣物之后扬长而去。只留下身后只敢小声哭哭啼啼,却就连喝骂都不敢的三个妇人。

        而在他离去不久,原来的桂林郡王府,现在的汉王府则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原来桂林郡王府所属一等奉国将军,在他起兵造反之后,被朝廷册封为桂林郡王的九爷正夫人,突然在自己卧房之内用剪刀自尽。在死的时候,身上除了用幔帐裹身之外,可谓是不着寸缕。

        听到这个消息,正在书房与已经仅存不多的谋士,商议自己登基大事的这位汉王。却是连一丝的反应都欠奉,只是冷冷的吩咐,将那个妇人尸身丢出去喂狗之后,再没有在这件事上说过一句话。而在场知道他习性的那些谋士,却不约而同的猜出那位刘九爷夫人自尽的原因。

        其中一个略微老成一些的谋士,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来。心中暗叹:“如今正在商议,这位爷登基一事的档口,却是没有想到出了这等事。不仅府中横死了人,死的还是他嫡亲九弟的正房妇人。眼下出了这等事情,实在是有些不详之极。这登基大典,还是推迟一些好一些。”

        只是抬头看了看,在知道此事之后,一脸阴晴不定的这位主。在一想想这位主,对待忤逆他心思的人,一向丝毫不留情义的手段,这个谋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劝说的想法咽了回去。他担心,到时候自己别再劝说不成,反倒是将自己也搭进去,成了这位主的迁怒对象。

        而且,他也并不赞同这位主,这个时候登基为帝。别说如今战局打成这个样子,就是战局进展顺利,只要一天没有天大大定,都不到登基的时候。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位主本身就是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造反的。无论这个借口究竟有多拙劣,可至少打的旗号是为民请命。

        被你收买的那些官员,还有某些方面与朝廷有矛盾的士绅,只要你能打到他们那儿,都会支持你的。这些人本身就是墙头草。可你如今正式登基为帝,那就等于公开造反。不仅在大义和正统上,都名不正言顺,甚至就连民心都会尽失。就是傻子,都知道造反是要掉脑袋的。

        原本有些盲从者,恐怕立马就会偃旗息鼓。鼓动他造反的胆子大,一心想要成为开国功臣的主,的确是为数不少。大多数的人,配合你清君侧可以,但若是跟着你造反,却未必就没有其他的心思了。甚至那些夷人,都未必会老实跟着你。可这位主的性子,又有谁敢劝说?

        而且看着其他人眼中的狂热,这个还是有些老成持重,知道自己恐怕是在这群之中,仅有清醒派的谋士,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再看看面前,这位与以往意气风发模样几乎两样,满身酒色之气的主。他暗自摇了摇头,心中不由得隐隐生出了一股子,尽快抽身而退的想法。

        这个谋士心中复杂的想法,自然是没有人会去理会的。在座的多数人,还是将心思都放在了这位主的登基大典,以及官员选用之上。其实,所谓的登基也没有什么好商议。无非就是选一个好日子,修建一些祭祀天地所用的场所罢了。至于皇宫,现在自然是没有闲暇来修建。

        原本就金碧辉煌,比一般的亲王府还要辉宏一些的王府,完全可以暂时作为行在所在。至于太监,王府内逾制偷偷使用的阉人,虽说比不上皇宫大内那么多,可也有二三百人。这些都是王府私下里从广南西路夷人诸部,索要的一些小奴隶自行阉割的,至少眼下是够用了。

        真正的问题是,各级官员的选用。三省六部、六寺九卿,文官武将都是需要有的。好在广南东西路的原本文官,无论自愿或是不自愿,大多数都归属了这位主。再加上从湖南、福建俘获,或是归降一批文官,官员还是不缺。只是这职位上,究竟该如何的分配才真正是问题。

        不过这些事情,并不是在这个时机谈的事情。在定下自己登基的事情后,这些人便忙碌了起来。相对于当初拥立那位宏武皇帝时的草率,这次某人自己登基大典,可是细致的多。一方面命令方士,为其挑选黄道吉日。一方面强行征调民夫,修建登基祭祀天地使用的祭坛。

        当然这个日子是越快越好,至少要抢在官军休整完成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要完成。所以,很多东西也都潦草了一些。至少祭坛虽说修建完成,可却是多少显得有些潦草。而且相对京兆府那几座规制庞大,分别用来祭祀天地、日月、山川的祭坛,这里一个祭坛便代表了所有。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他来说很忙碌。白天商议各种职位的人选,夜晚在妇人身上忙碌。而随着定下来的日子越来越近,眼看自己一生的梦想就要达成,他却心中反倒是越来越焦躁。而更为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些文官对于他即将称帝一事并不热心,对他委的官职也推三阻四。

        虽说心中对那些文官,对自己登基并不热心的原因心知肚明。这些人担心,自己正式登基为帝,他们将再无任何的退路。原来他们最多算是附逆,自己登基为帝,他们可就是地地道道的伪朝官员。若是落到朝廷手中,这些人基本上就是一个死罪。若是局面没有如今这么坏。

        自己哪怕只占据了江南,若是登基为帝的话,那些文官自然会乐得做这个从龙之臣。但如今局势走到现在的地步,,这些人恐怕都在变着法子,给自己找退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很明白那些文官的龌龊想法。可偏偏这位做事一向是恒无顾忌,出手狠辣绝不留后患的主。

        就拿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并无什么太多的办法。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杀人解决不了问题。这马上的确可以打天下,但不能马上治理天下。自己推行政令、治理地方、征集赋税劳役,都要靠着这些文官。自己身边谋士还有一些,可那些人搞一些阴谋诡计还可以。

        若是说治理天下,他们还差的远。更何况,自己能杀一个,能杀两个,总不能将自己控制区内的文官都杀光吧。要是真将这些人杀光了,谁来替自己掌控地方。对于这些龌龊官,他也只能软硬兼施。对那些文官,大势封官许愿外加重赏,绝大部分官员,简拔不止一个级别。

        又撤销了中书省和门下省,三省六部只组建了一个尚书省。其他的有司,或是只有两三个官员,或是压根就没有组建。这样,才勉强将保证最基本运作的文官体系凑齐,保证他未来的天下,可以保持最基本的运转。可就这还很是有几个文官,在被迫上任新职位之前逃掉了。

        这些文官的做法,更让他心生烦躁。反过来,又将火气撒到了妇人身上。登基之前,这位老兄就好像恶性循环一般。一方面,天天琢磨从那里挑选官员,一方面又严令自己人手,看好那些被选中的官员,别在出现逃跑的事情。一方面,又因为心中的憋闷可谓是夜夜笙歌。

        他本身就已经奔六十的年纪,就算原来身子骨再好,也经受不住如此的折腾。更何况,还为了助兴,大势服用那些虎狼之药。夜夜几乎是无休止的砍伐,使得他原本还算是结实的身体,很快便垮了下来。感觉到身子骨日虚,有种被掏空感觉的他,又每日服食大量各种补药。

        登基大典还没有举行,他便已经是苍老许多。只是靠着王府之中,历代积存下来,堆积如山的各种补药撑着,每日里面拿着北辽走私过来的,上等人参当做饭吃,他的精神头才还可以支撑。可那些补药,在一定程度上,也一样是虎狼之药。吃多了,一样对身体伤害性极大。

        刘晋礼在临离去前一直都对自己父亲,如此纵情声色忧心不已。只是多次劝谏,却都未能取得任何的效果,反倒是一再的引起父亲不快。到最后,他甚至是被赶出王府的。无奈的  刘晋礼,担心在这么下去,桂林郡王府早晚都要遭受灭顶之灾,只能偷着将几个小侄儿都带走。

        随着原来多少还能听进劝的刘晋礼离去,这位主再肆无忌惮。甚至光天化日之下,都拽着妇人宣泄。一次召的妇人,也从两三个到五六个或是更多。这段日子里面,府中上至他那些侍妾,甚至是他兄弟的侍妾,下到但凡有些姿色的丫鬟和婆子,就没有一个能够逃过他魔抓。

        在无数刮骨刀的不断砍伐之下,这位主身子骨越来越虚。虽说登基大典还在紧张筹备,但他本人还未登基,就先呈现出一片败亡之相。他的这些做法,让府中的老人都摇头不语。包括被他强制征召到静江府的那些文官,也更加的担心,恐怕他的造反已经坚持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