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八十章 不速之客

第八十章 不速之客

        张南笙再次来到钟秀秀家。

        孟传乐和钟秀秀猜不出他的来意。

        “这样的,”张南笙说:“去年来调查月亮事件的那个刘教授刘组长,他也是一个天文爱好者。这几天他在山城,想见一见秦老师。你们看能不能帮约秦老师见个面。”

        不速之客。

        孟传乐更疑惑了:这个时候,刘远强要见秦江怡是什么意思?

        钟秀秀拿不定主意,看着孟传乐。

        孟传乐不好拒绝。“你等等,我去给秦老师打个电话,问问她。”

        说完孟传乐便进了屋里。

        他先打电话给牛天朗。

        牛天朗也琢磨不透刘远强的意思。

        但他告诫孟传乐,绝对不能透露小行星的半点秘密,以免西尔勒找到借口;若刘远强知道齐比路秘密的话,即便是灭口,也不能让他把秘密传出去,这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安危。

        既为了免除刘远强的怀疑,也为了探探他的口风,牛天朗同意应约。

        约会地点定在别墅。

        刘远强当然没有想到这次约会对他意味着什么。而他想见秦江怡的想法,完全是自己的直觉。

        原来,是地外文明所为的想法,在刘远强的脑海里,渐渐地升高了概率。

        尽管他一直坚持费米悖论,但这一年出现的几件事情,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这次的新天体,不用外星文明,难以解释得通。

        他知道,作为一个高级学者,提出这种看法,是要冒风险的。把未知的事物推给外星人,虽然很容易解释存在的问题和现象,但同时也很容易招来非议,甚至被指责为不负责任,严重地影响到今后的工作和声誉。

        来到山城市后,他冒出一个想法来:见见秦江怡和牛天朗。

        之前调查牛天朗,使他对秦江怡的名字有印象,得到张南笙证实她就是牛天朗的妻子后,便叫他帮联系,看能不能坐到一块聊聊。

        不久,几人便坐在一起。

        客套话说完,便聊到了火星的新卫星。

        秦江怡简单介绍最新的信息。

        有人已经把新天体的轨道算出来了,帖在天文聊吧上。她自己也演算了一番,确信它成了火星的卫星;只是有一个参数还不太稳定,它还在向火星靠近,这是正常的现象。

        还没有人拿出卫星形成过程的证据,找不到变轨的那一瞬间。因此,聊吧里讨论的焦点在新天体瞬间改变轨道的问题上。

        “有人认为新天体变轨是智能操控,而且这种说法得到越来越多的人赞同。你们怎么认为?”秦江怡问大家。

        刘远强说:“牛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最有发言权。还是听牛教授的见解。”

        牛天朗不但要瞒着知识高深的刘远强,还要瞒着通晓天文和数学的妻子,他知道不能胡乱应付。

        因此,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的判断,当然是星体互相碰撞造成的。另一个天体估计体积不大。因此,照片对比不容易发现它。但它速度快,能量不小,故能推动小行星成为卫星。至于说智能操控,也不排除那种可能。”

        他停了停又说:“你可以算一算,让小行星改变轨道需要多少能量。从而匡算出撞击物的质量和速度。”

        “可我数据不全啊。没有变轨时的位置和前后一段时间的数据。”秦江怡说。

        “聊吧里也没有人提供吗?”牛天朗问。

        “数据不是很连贯,有人试着推算,但结论令人匪夷所思,不敢公布。”

        “哦,有这样的事?”牛天朗皱皱眉头。“那可能是某国的行为了。”

        秦江怡不以为然:“要撬动这么大的一个天体变轨,哪个国家有这样的能力呢?能发射飞船到火星,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做这件事,不但需要精确计算天体的质量、速度、方向,还要精确安装推动装置。就这一点,目前哪个国家能做到?不说安装,就是把物资运载过去,就非常困难。刘教授见多识广,同意我这观点吗?”

        刘远强点点头:“秦老师分析的是。目前看来,不管是哪个国家和组织,都没有这样的能力。我国发射火星探测器,准备了好几年。要在小行星上安装火箭,还完全办不到。”

        孟传乐装着外行,说:“用炸弹撞击不就行了吗?还要安装吗?”

        牛天朗回答说:“在太空中炸弹的爆炸效果是怎么的你知道吗?方向极难掌握。不安装火箭,不可能精确地进入卫星轨道。”他转向刘远强:“还是听刘教授的高见。”

        刘远强沉思了一会儿,“我认为星星之间的碰撞可能性最大。虽然很巧合,可太阳系不是因为很多的巧合形成的嘛。”

        钟秀秀在用小刀削苹果皮。果皮均匀地成一根线。

        这是她发给牛天朗的暗号:刘远强的脑电波很稳定,不像在说谎。

        牛天朗判断:刘远强还真不知道齐比路的事。

        张南笙说:“话是这么说,可力道和方向要恰到好处,大一点小一点,左一点右一点,结果完全不同。”

        “天体的运行,对个体而言,绝大多数是巧合的。但对整个宇宙而言,又是必然的。”刘远强说。

        秦江怡笑了笑:“有天文学家提出是地外文明操控的看法,若再找不到碰撞物的话,我也会赞成这种观点。要知道,碰撞物不可能突然出现,它也是逐步靠近的,有征兆的。大型望远镜一定能观测到,记录下它的轨迹。”

        “也许前段时间,没有大型望远镜观测那片区域。”刘远强说。

        秦江怡坚持说:“它的体积和质量不能太小,能看得到它的望远镜不少。只要是碰撞的,就一定能找得出来。”

        牛天朗进一步试探刘远强。“刘教授,你排除与地外文明有关吗?”

        刘远强犹豫道:“这,这还真不好说。你认为呢?”

        牛天朗笑道:“说到底,我们也只算是爱好者,所以发表看法不必那么谨慎。我看也有可能。呵呵!”

        刘远强也笑:“你专家都这么认为,我也不排除这种看法。宇宙那么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钟秀秀手中的果皮,一直在均匀地延展。

        牛天朗抹了抹额头,放下手,又抹了抹额头。

        孟传乐明白他在决断一件事:他认为刘远强在说谎吗?这关系可大了,至少刘远强也要“失踪”。还有张南笙、秦姨又怎么处置?

        念头在孟传乐脑海一闪,他心里咚咚直跳。

        “刘教授,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假如,我说假如,这颗卫星又改变轨道,而且还向地球奔来,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