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协议结婚的老公突然变成了粘人精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协议结婚的老公突然变成了粘人精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姜琼的变态前男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姜琼的变态前男友

        田言脸都青了:“都是一个公司的,你有必要这样说话吗?”

        两人年龄不差多少,更别提陈星飒还比她职位高,毕竟占着公司的股份。只不过平时她没太管过公司内部事宜,大家都自然而然忽略了而已。

        所以陈星飒也没打算跟她客气,“事实而已。”

        虽然田言对萧骐不一定有多深的感情,但是陈星飒的话明摆着是看不上萧骐,也间接在打她的脸。

        “如果这番话被萧骐听到,你们说他会怎么做?姜琼再厉害充其量也只是个演员,按萧骐的背景,还不一定能看得上她。”

        陈星飒轻哂,低头笑了。

        姜琼放下手机,慢条斯理地开口:“你要是知道我爹是谁,不知道你还敢不敢这样说话。”

        她当初进娱乐圈是不被她爹同意的,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素人上来,背后靠的是陈星飒,毕竟最初她的路走的很是艰难。

        后来关系缓和了,但她也没靠爹的意思,没想到现在这时候,竟然会有人跟她拿背景说事。

        田言闻言微愣,下意识问:“是谁?”

        她眼眸一掀:“我凭什么告诉你啊?”

        田言冷哼:“装神弄鬼。”

        萧骐忽然从外面推门而入,脸色很差,带着气焰来的。

        田言回头,蹙眉道:“你怎么来了?”

        萧骐看向姜琼,眼神有一瞬的波动,接着隐忍地撇开视线,似是有几分不甘,拳心紧握:“人是我打的,跟其他人没有关系,稍后我会自己发微博澄清。”

        田言震惊道:“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别人都会怎么说你?”

        “我知道!”他大声吼回去:“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承担!”

        她愣住:“你之前不是…”

        想到其他人还在这,她把后面的话吞回去。

        之前她提议说可以借势给两人炒一下,他没说反对的话,甚至对这件事乐见其成,怎么才没多久,他就忽然改变主意了。

        她瞟向姜琼,这二世祖不会觉得这样就会引起姜琼的注意吧…

        她在心里没忍住爆了句脏话,没想法他还是个痴情种。

        天真。

        萧骐此人不可一世,易燥不受控,所以能发生昨天那样的事并不太惊讶,但会说出这种话倒是让陈星飒刮目相看。

        她还以为他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进来找事的。

        几人心思各异。

        “之前是之前,我现在怎么想是现在,一会儿我就会发微博。”萧骐说完就不打算在这呆了,转身夺门而出。

        田言正要追出去,陈星飒忽然喊住了她。

        她没好气的回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有一个建议。”陈星飒平淡道:“这件事既往不咎,冷处理,也别让萧骐再解释给热度,不过一个花边新闻,热度过去就没人关注了。”

        田言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沉默地回视她。

        “别这样看我。”她借用她之前的话:“都是一个公司的。”

        田言有怒吐不出来。

        陈星飒笑着指着门口,声音听来非常温柔:“快去拦着他吧。”

        待这里清净之后,小鱼问:“为什么不让他澄清啊?”

        “因为澄不澄清已经没必要了,萧骐热度没那么高,关注的人不会太多。蹭姜琼的热度也是挺大胆的,你看看网上多少人骂他就知道了。”

        “网友可不管你背景怎么样,全部无差别攻击。”

        小鱼不满地撇嘴:“那也算是热度啊,花潮都没这样。”

        陈星飒敲敲她的头:“这件事冷处理最好。”

        姜琼伸了个懒腰:“飒宝说的没错,这样最好,对我影响又不大,你要是实在不平衡,我一会儿给花潮发微博加加油。”

        小鱼呆住:“啊?”

        陈星飒制止:“打住,花潮现在发展的好得很,你别上去蹭热度。”

        姜琼摊手:“你看看,现在蹭热度的成我了。”

        “不过飒宝,还得是你啊,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她笑嘻嘻的:“刚开始气势那么足,我又要爱上你了。”

        陈星飒轻笑:“想碰我的艺人都得掂量掂量,哪能这么好碰。”

        “不过萧骐会那样说倒是让我有些惊讶。”

        姜琼附和:“是挺惊讶。”

        萧骐刚进门看她的那一眼,只有她自己注意到了,她起身:“我去上个厕所。”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姜琼出门没多远就碰到了萧骐,他像没看见似的准备走过去。

        “喂。”

        萧骐立住,看着她。

        “你真喜欢我?”

        姜琼直接的让人有些接不住,在对视几秒后,他嗤道:“谁喜欢你,你不要自作多情。”

        “哦。”姜琼颔首:“就算我自作多情,所以你这样做的原因是?”

        “是我想蹭你的热度。”他说完就擦身离开。

        姜琼微侧着身子,摩挲下巴,怎么总觉得不太对。

        想不通索性不纠结,她上个厕所回来,推开办公室的门:“飒宝,我想回去了,你陪我一起呗。”

        她抬眼,看清里面的人,瞳孔地震,下意识就想跑。

        刚退了半步,男人慵懒带笑的声音响起:“姜琼,怎么见了我就跑啊?我有这么吓人吗?”

        屋内那人穿着西装,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狭长的眼尾带笑,笑意却并不达眼底。

        手上捏着一只绿色的鸟雀把玩,姜琼下意识看过去,发现是个假鸟,只是做的过分逼真。

        她转头望向陈星飒,对方眼观鼻鼻观心,躲开她的视线。

        草,怎么这样啊。

        不过瞬息,姜琼就换上一副笑来,关上门觑着男人:“哟,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这百来块的沙发您老还是别做了吧,小心做烂了你尊贵的屁股呢。”

        男人似笑非笑,双眼邪佞地扫着她:“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幽默。”

        姜琼眼底划过一丝厌烦,不想再跟他上话:“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我亲爱的堂弟。”

        她一愣,看看室内,全是女人:“谁是你弟弟?”

        他慢悠悠揪着小鸟头顶的羽毛,一个用力拔下一根,抬眼看她:“姜琼,你不会忘了我叫什么吧?”

        “……”

        不好意思,她一时还真有点想不起来了。

        死变态叫什么来着?

        还是陈星飒先反应过来,“是萧骐?”

        姜琼想起来了,哦,他叫萧则。

        原来都姓萧啊。

        ------题外话------

        姜琼的官配不是他哈,而且姜琼现在是真不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