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重返西游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重返西游 > 试炼·双生草

试炼·双生草

        孙范阳在马、流二将军的指挥之下东走西走,虽然前后迷雾蔓延,看不清道路,但在此时这种情况下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同于心里的绝望,身体上的饥饿感尤为强烈,这是来到这个世界所未曾有过的感觉,孙范阳不明白,难道系统给他的法力都是虚假的?

        这系统难道另有隐情?

        胡思乱想好似成了眼下唯一延缓饥饿感的办法,只不过也是收效甚微,头脑昏沉,仿佛下一刻就要昏死过去,耳旁马、流二将军的声音也逐渐变得细小,要死吗?逐渐还能撑多久?

        也许就是下一步了。

        一层迷迷蒙蒙的索然覆盖在眼球之上,前面是什么?好像是光。

        孙范阳迈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欲坠的走了过去。

        眼前的是一株会发光的草,可这时候还管些什么,孙范阳拔起就吞了下去,但也就是如此。

        马、流二将军的声音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要结束了吗?

        ......

        看着孙范阳吞下发光的草时,马、流二将军都是焦急的制止他,可孙范阳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仍然是吃了下去。

        马、流二将军本能的感觉告诉他们,这株草是祸不是福,可为之奈何,孙范阳已然是昏死在了一旁,二人只不过是灵魂状态,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二人本来已经是到达了鬼仙的境界,要想再进一步只有两种办法:一是轮回转生、二是夺舍修炼。

        显然,二人是两种办法都不想采纳的,不然也就不至于躲到这水帘洞深处了。

        但如今孙范阳的出现,却是多少勾起了两人的心思,毕竟在这水帘洞深处如同孤魂野鬼飘荡了不知多少年,以猴子的天性又怎么受得了这般的寂寞,但这孙范阳又和自家大王认识,要是真躲了舍,肯定会被打的灰飞烟灭。

        前后两难,而且此时的情况如此危急,二人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

        “先占了他的身子,将他带出去再说,至于以后的就以后再说吧。”流将军无奈道,这是不得已的方法,说罢就一个猛子扎到了孙范阳的体内。

        马将军还没来得及阻拦流将军就已经进入了孙范阳体内。

        马将军心想,以后的事情以后怎么说,无论是孙范阳最后能不能活下来,流将军都不会有好下场,孙范阳一旦灵魂苏醒,一个身体只能有一个归属权,到时候不是孙范阳死就是流将军亡。最坏的打算,孙范阳的灵魂就这样消散了,怎么和自家大王交代?

        前后为难,马将军真是为自己这个老伙计的将来堪忧啊。

        马将军思索之际,流将军已经是拿到了孙范阳身体的使用权。

        当有法力注入身体后,孙范阳这躯体还真就和原来无二。

        “走吧。”

        马、流二将军就此动身寻找出去的路。

        ......

        “喂,醒醒,大中午的还不起?别以为过俩月去上了大学就可以赖床了!”

        孙范阳有些迷糊,自己这是在哪里啊。

        说话的是我妈?

        怎么一回事啊,怎么感觉做了一场好长的梦。

        “这几天真是玩疯了,又熬夜!”孙妈一边嘟囔着,一边离开了孙范阳的房间。

        孙范阳揉了揉昏沉的头,‘啊,好难受啊。’

        奇怪的感觉一直蔓延,且一直持续,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天。

        无论是孙范阳的父母还是朋友都觉得孙范阳有种难以言喻的奇怪状态。

        “诶!别发愣了!a小上人了,赶紧去啊!”孙范阳的朋友催促着孙范阳赶紧把注意了投入到游戏当中。

        游戏?什么游戏?孙范阳百思不得其解,现在自己在干嘛?

        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奇怪。

        游戏的结局没有改变,依旧是以失败告终,孙范阳索性就跟朋友们道了声再见,孙范阳的朋友也没挽留,他的状态真的很奇怪。

        出了网吧的孙范阳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尽管这几天过的很舒适,但好像又有些不切实际额。

        孙范阳漫无目的游荡在街上,四周人声鼎沸,却传不到孙范阳的耳中,三五成群的队伍好似忽远忽近,不切实际的感觉盘旋在孙范阳的心头。

        不多时,天上飘起了毛毛雨,等到雨滴碰到孙范阳后,孙范阳才回过神来。

        眼看着雨就要越下大,孙范阳赶紧朝着街边跑去,准备打个车回家,却不想跑的太快,一个不注意将前面的一个女孩撞倒,孙范阳连声道歉,上前要把女孩扶起来。

        搀扶着女孩的胳膊就要把她扶起来的时候才看清女孩的模样。

        “涟漪?!”孙范阳看到女孩的脸脱口而出,一时间有些失神,手也不自觉的松开,这使得女孩又摔倒了地上。

        女孩看着失神的孙范阳,心想自己怕不是遇上了神经病,赶紧爬了起来匆匆跑开。

        孙范阳还在原地失神。

        这时,孙范阳背后一只手撑开了伞将孙范阳笼罩在其中。

        孙范阳转身看见来人的脸不禁心头一颤,那张脸怎么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你还准备在幻想的世界里待多久!”

        眼前自己以质问的语气对着自己说话。

        ‘假的,全是假的。’孙范阳想起来了一切,头痛欲裂的感觉,随着周围的一切碎成一片一片。

        ......